拆分苹果和谷歌?时候未到,且没必要

  来源:36氪 作者:袁斯来、李振梁

  扼杀创新、摧毁竞争、对抗监管......又有人?#33529;?#23545;苹果谷歌们动刀。

  宣称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·沃伦提出要分拆以Facebook亚马逊和谷歌为首的科技巨头们,在博客中,她历数了科技公司们的?#30333;?#29366;”。

  沃伦甚至建议撤销从前的一些收购提案,包括让全食脱离亚马逊、Nest剥离谷歌,Instagram和WhatsApp重回独立。

  一时间,公众和媒体的神经又被挑动起来,但客观而言,她的提案很难站得住脚。虽然口头上争论了很多次,却并没有什么落实的措施。去年扎克伯格参加听证会,各位议员不断质疑他垄断的问题,但最终仍然很难找到实?#28014;?#27605;竟,仅仅是规模大、市值高,很难认定这家公司就违反了《反垄?#25103;ā貳?/p>

  至于“拆分”这种极端的做法,更是为时过早。起码在当下,它们的商业帝国还远没有到所向披靡的地步,即使强大如Facebook,也不能高枕无忧,不得不警惕新兴社交应用Snapchat的冲击。

  沃伦的提案虽然迎合了很多人对于大公司的恐惧,但几乎是”不可能完成对任务“。几家公司的股价在沃伦提出这一言论后有了些波动,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?#20581;?/p>

  为什么科技巨头总被当作靶子?

  从上世纪开始,美国曾经拆分过很多巨头,只要一家公司发展到可能撼动自由市场的基础,欧美反垄断的大棒就会挥动起来。

  上一个中枪的是AT&T,它控制了美国有线电话产业上下游,如果别的设备厂商不按照AT&T的标准造设备,就不?#24066;?#23427;们联网。最终,一家?#26469;?#30340;AT&T被拆成了7个小公司。AT&T的市场?#21152;新?#20174;分拆前超过90%?#38470;?#21040;几年后的50%。美国的电话通话价格5年后?#38470;?#20102;40%。

  在欧美社会中,无论是公众还是政客,主流声音对于“垄断”这个?#35270;?#20174;来都是警惕的。他们认为,垄断必然带来控制。

  在?#26102;?#20027;义野蛮生长的年代,这些控制不仅局限于?#26102;荊?#29978;至会深入金融和政治体系中。很多大企业的创始人都是权势滔天,甚至超过了政客集团。比如当时美国最有钱的三个人,洛克?#35780;鍘?#21345;内基和摩根,直接用金钱和人脉干预了1896年的美国大选,确保?#30333;?#24049;人”上台。纵观当下,还没有哪家科技公司能够企及当年他们的“辉煌”。

  美国历史上最有名的《谢尔曼法》也是诞生于这样的背景。洛克?#35780;?#30340;石油帝国瓦解了,标准石油公司成了33家小公司,可以说这部法律奠定了此后一个多世纪美国反垄断的基调。

  虽然科技公司的政治权力不可与旧经济时代的大亨相提并论,但公众对他们还是心存芥蒂,至少在控制公众生活这件事上,它们做得毫不逊色。据称美国人?#24656;?#27983;览Facebook的频率已经超过了《圣经》,亚马逊在黑五的销量每年都在刷新。他们控制着?#27809;?#30340;身份、支付和生活的一切隐私数据,甚至,如果需要,他们可以操纵人们的思维。

  这就像?#19988;?#20010;潘多拉魔盒,一旦打开,后果甚至会超出扎克伯格他们的预估和认知。

  2016年Facebook的“数据门”?#24405;没?#25968;据被交给第三方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,他们则定向投放宣传广告影响大选的走势。这一?#24405;?#20043;后,公众?#28304;?#22411;科技公司的信任危机达到顶峰,Facebook的市值也蒸发了上千亿美元。

  在数据即黄金的时代,如果不加以控制,这些科技公司是可以利用数据为所欲为。即使从商业的角度看,数据资源如此集中,监管触达不到的?#30097;?#22320;带,也给了巨头们?#30333;?#30340;空间。

  事实上,这几家公司凭借?#26102;?#23454;力,让自己的商业版图不断扩大。对小公司接二连三的收购,让很多人产生“创新是否已经被扼杀”的怀疑。对于新的创业者来说,被巨头们吞并似乎已经成了必然的结局。

  互联网公司们拥有虹吸式的流量资源,再加上雄厚的金钱,双管齐下,足以让有根深蒂固反垄断传统的欧美市场反对之声高涨。

  拆分巨头既没必要,也不可行

  亚马逊、Facebook、谷歌、苹果以及中国的BAT,虽然它们体量庞大,科技行业拥有强大影响力,从而主导着新技术的商业化进程,但在它们没有违反监管规则之前,并不能说它们遏制了技术创新。

  它们的形成源于市场竞争,并没有压制下一代的技术创新,这些公司在AI、量子计算、无人驾驶等前沿技术上投入巨大,并构成了美国、中国在新一轮技术创新的优势。

  如此看来,拆分这些科技巨头,既没什么必要,反而还会产生负面效应。美国参议员“沃伦”打出的维护技术创新的旗号并不成立。

  在互联网时代,类似?#24405;?#24433;响最大的是微软反垄断?#28014;?#22312;本案中,美国司法部也是打出了同样的旗号,但并没有证据证明微软抑制了创新。虽然微软部分行为触犯了反垄?#25103;ǎ?#20294;最终两者达成了和解,微软免于分拆。这为讨论肢解亚马逊、谷歌等公司提供了参考。

  相反,拆分标准石油、AT&T的案例,并不适合类比于此。两者都对市场其他的参与者形成了不正当竞争。拆分后恢复了市场秩序,并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、性价比更高的服务。

  但亚马逊?#28982;?#32852;网巨头是处于充分的市场竞争环境中。这些巨头虽所在核心领域不同,但彼此还是竞争对手(比如,多数互联网巨头营收主要都来自于广告)。它们在某一地区某个领域形成垄断,但从全球范围内,这些互联网巨头都有强大的竞争对手。

  技术发展会带来新的市场机会,从而导致巨头更迭以及影响力的转移。IBM在80年代是科技行业最有影响力的公司,长年市值位居第一,但是个人电脑的兴起,催生了新一波巨头——微软、英特尔。在WIntel联盟的“统治”之下,互联网的?#21344;?#21448;催生了亚马逊、谷歌、Facebook。移动互联网时代,滴滴、Uber、头条、美团这样的新巨头也相继兴起。

  苹果公司在智能机行业的影响力和领先程度,也经历了肉眼可见的下滑。

  企业决策?#19981;?#25913;变一个巨头的主导地位。比如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后,李彦宏没有把握住这样的机会,导致后来百度掉队,影响力不再能与阿里腾讯并列。英特尔没能抓住移动处理器和?#26031;?#26234;能的机会,先后?#20811;?span id="usstock_QCOM">高通、英?#25353;?#25104;为新的巨头。

  在市场充分竞争下,美国政府并没有介入的必要,还是应该商业的归商业,政治的归政治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讲,美国参与全球竞争,拆分科技巨头无异于自断臂膀。

  在全球范围内,只有美国、中国、韩国拥有市?#23548;?#21315;亿美元的科技巨头,这些巨头公司是美、中、韩在商业、科技竞争中的重要资源。亚马逊、谷歌、Facebook、苹果让美国保持了科技行业的领先优势,在商业、科技影响力上进一步拉开了与?#20998;?#30340;差距。

  拆分亚马逊、谷歌、Facebook、苹果,必然削弱它们的影响力,客观上成全了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。?#21387;?/a>首席执行官王小川向36氪表示:“美国还要参与全球竞争。削弱美国企业,中国开心死了。”

  反观中国,拆分BAT也是同理。

  此外,考虑到法律和政治博?#27169;?#25286;分这些巨头?#19981;?#22256;难重重。华尔街日报刊文评论:“考虑到不?#26432;?#20813;的政治和法律挑战,该提议真正实施的可能性很小,任何进一步行动?#23478;?#36965;无期。”

  这些公司引起人们担忧的地方,在于其无孔不入的影响力和侵犯人?#19988;?#31169;的可能性,但这些可以通过合理的监管来解决。相比于拆分巨头,这样?#26432;?#26356;低、可行性更高。

  科技巨头的自我监督

  ?#36864;?#36825;次沃伦的提案没有通过,科技巨头?#19988;?#19981;?#19994;?#20197;轻心。

  它?#19988;?#26086;有任何“越轨”的苗头,或者触碰了市场市场自由竞争的底线,都会迅速演变成一场危机。Facebook的“数据门”?#24405;?#20197;及之后的发酵就是前车之鉴。

  从科技公司的做法来看,自微软之后的巨头们,都在小心翼翼地包?#30333;?#24049;。无论是谷歌早年的“不作恶”、还是亚马?#20998;?#25345;中小商?#20197;?#32447;开店,都?#19988;?#31181;很聪明的迎合。“开放”已经成了一种共识。国内的BAT同样如此,腾?#23545;?#32463;历了3Q大战之后,转向了开放的政策,也是不希望自?#21512;?#20837;众矢之的的?#36710;亍?/p>

  但在数据安全和隐私问题上,以挣钱为目的的公司陷入了两?#36873;?#22914;果要变现,必定要挖掘数据价值,至于?#27779;?#31243;度为“适度?#20445;导?#19978;有很大的发挥空间,在外部监督还未到位时,?#35895;?#20973;公司的?#30333;?#35273;”。这会让科技公司持久曝光于聚光灯下,并且这?#33267;?#38590;之间的平衡一旦面临外部压力,很难?#20013;?#19979;去。

  最为关键的是,“垄断”这一定义本来就是在不断变化的。AT&T时期,垄断意味着“非正当竞争?#20445;?#21253;括屏蔽对?#21482;?#28389;用市场地位。但去年告到美国最高法院的苹果反垄断案中,起诉方认为App Store的抽成这一做法就违反了“反垄?#25103;ā薄?#22914;果最高法?#21495;?#23450;了苹果败诉,就会成为今后类似案例的判断依据。

  巨头们撒钱收购,之前很少有政府之手干涉其中。因为在自由市场和政府引导中,的确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点,所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批准了亚马逊对全食超市的收购案,毕竟即使收购后,亚马逊也才占到?#31216;?#26434;货市场的零头。但如果未来某个巨头达到了当初微软一统江湖的盛况,而且想要觊觎跨行业的领头位置,很难说不会引起更大的反弹了。

  尽管沃伦的提案可能很快?#28372;?#20113;散,但时不时有人亮一亮“反垄断”的棒子,对这些公司,对公众来说,都是好事情。

新浪科技公众号
新浪科技公众号

“掌”握科技鲜闻 (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)

创?#24405;?/h3>

科学大家

苹果汇

众测

专题

官方微博

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

公众号

新浪科技

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

苹果汇

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

新浪众测

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

新浪探索

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,精彩的震撼?#35745;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