蔚来的需求危机

蔚来的需求危机
2019年03月11日 21:42 新浪科技综合

  在财报中,蔚来将交付下滑归结为三个原因:补贴退坡导致2018年底需求提早释放;元旦、春节假期“季节性”需求减缓;以及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。

  来源:36氪

  文:王海璐

  按需生产的新造车势力们,眼下正面临着一波需求危机。

  2019年1月、2月,蔚来仅向用户交付了1805和811台蔚来ES8,一季度的销售预期调整至3500台-3800台。与2018年四季度的7980台相比,下降了50%以上。

  在财报中,蔚来将交付下滑归结为三个原因:补贴退坡导致2018年底需求提早释放;元旦、春节假期“季节性”需求减缓;以及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蔚来等初创车企采用“按需生产”的直营模式。订单充足的情况下,前期交付量主要受制于产能,不太容易受到当期市场波动的影响。而2018年最后两个月,ES8的产能已经爬坡到3000台以上。

  ?#23548;?#20132;付?#24247;?#20110;产能规模,意味着,蔚来ES8可能没那么多订单了。工厂放慢了生产速度,以?#35270;?#38656;求增长放缓。

  预料之外,没有那么多订单了

  这与过去几年来,特斯拉的量产困局截然不同。

  特斯拉Model S和Model X交付的初期,每个月的新增订单?#23545;?#36229;出产能。大众车Model 3的产能不足就更加严重。发布的第一周就囤积了32万订单,后来因产能严重不足迟迟未能交付,遭到很多用户退订。?#23548;?#19978;,一直到2018年6月,特斯拉宣布周产能达到5000台,积压已久的订单才开始快速消化。而特斯拉也因此实?#33267;?#32493;两个季度盈利。

  尽管最近,特斯拉也被华尔街的分析师指出,面临需求不足的风险。但在量产交付的初期,特斯拉似乎永远有做不完的订单。

  而中国的初创车企,才刚刚开始交付就面临需求不足。36氪了解到,小鹏汽车的订单增长情况也不乐观。只是对于刚刚把交付时间推迟到4月的小鹏汽车而言,眼下最紧要的问题是产能爬坡,?#20005;?#26377;的订单消化掉,以?#20048;?#36864;订的风险。

  订单增长够不上产能爬坡的速度,对初创车企的伤害是巨大的。

  过去3年,小鹏、蔚来、威马都花费数十亿新建?#26031;?#21378;。蔚来和江淮合作,在合肥打造“世界级的全铝车身工厂?#20445;?#35268;划产能10万台。小鹏与海马合作,在广东肇庆建厂,规划产能15万台。威马则在温州瓯江口自建了1000亩的生产基地,全部达产后预计年产20万台。

  如果订单不足,工厂就要减产。产线闲置,但设备依然按时间折旧,人员成本、运营成本,每天照常摊销。

  2018年,蔚来运营亏损超过96亿。其中第四季度,研发费用约15亿,销售及管理费用约19亿,与卖车的收入基?#22659;制健?/p>

  此外,根据蔚来、江淮之间的协议,蔚来除了白养着员工,还得?#25226;?#30528;”江淮。蔚来、江淮在合肥“共同打造”的生产基地,出厂的每一台蔚来ES8,蔚来都要交给江淮一笔代工费。两家公?#23616;?#38388;还有一项特殊条款:如果工厂出现运营损失,由蔚来承担。

  2018年6月,蔚来已经向江淮支付1亿元,用于赔偿二、三季度的损失。2019年一、二季度,如果ES8需求不足,产能浪费,江淮收不上代工费,对于工厂的投资不能如期收回。或是产?#24247;?#20110;最小的经济生产批?#21361;?#36896;成运营损失,最后大概率还是蔚来买单。

蔚来IPO期间,蔚来ES8在华尔街展出蔚来IPO期间,蔚来ES8在华尔街展出

  除了烧钱空转,需求不足还可能引发供应链上的连锁问题。

  汽车工业的?#24179;?#27861;则是规模效应。只有形成规模才能降低采购成本,分摊研发和生产制造费用。主机厂和零部件供应商谈采购价格,也是根据规模来的。很多零部件开模费用昂贵,采购达到一定规模时供应商才有利润。如果年采购量?#28142;?#39044;期目标,?#29615;?#38754;可能造成供应商关?#21040;?#24352;,另?#29615;?#38754;——考虑到新造车企业面对供应商的弱势地位,也很可能启动类似于蔚来、江淮之间的赔偿条款。

  2018年8月,小鹏汽车的一?#36824;?#24212;商对36氪抱怨,小鹏按照规模采购的价格订购了一批零部件,但采购量大大低于预期,让供应商极为不满。

  与蔚来不同,小鹏汽车如果遇到需求不足,受到影响的可能不只是小鹏汽车。为它代工的海马汽车,2018年产能利用率不足30%。此外,海马连续2年亏损超过10亿,相当于亏光了2010年以来的全部利润。按照A股的规定,即将被挂上“ST(特别处理)”标识。

  蔚来或许只是江淮的一?#37322;?#36164;、一个创新业务,但小鹏汽车是海马的?#35753;?#31291;草。如果2019年出现需求危机,会让两家车企会同时陷入困境。

  都学特斯拉,但是特斯拉也出现了产能危机

  产能闲置的问题,在中国汽车行业积疾已久。

  根据乘联会的数据,2017年,全国乘用?#24213;?#20307;产能利用率72.38%,其中观致、东风标致雪铁龙等多?#31227;?#19994;产能利用率不足10%。2018年,汽车零售销量约2235万辆,同比减少5.8%,相当于又新增出140万辆闲置产能。

  产能闲置,对于传统车企和新造车企业的影响同样是非常恶劣的。但传统的汽车销售模式,主机厂可以向4S店、经销商压任务,制定具体的采购目标。因此,如果车卖的?#32531;茫?#32463;销商首当其冲。过去几年,经销商为了削减库存压力,不惜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卖车,这种现象并?#32531;?#35265;。

  虽然长此以往,市场的压力最终?#19981;?#20256;导到主机厂。但有4S店、经销商作为缓冲,主机厂还有喘息和转型的时间。销售渠道不仅仅为主机厂分销了车辆,更重要的是分担了?#24335;?#39118;险。

  而新造车企业,除了威马采用了相?#28304;?#32479;的,与经销商合作的销售模式,蔚来和小鹏都学习特斯拉做直营。电动车不像?#21152;?#36710;需要定期保养,很难支撑起4S店体系。此外,直营方便统一管理,保障用户体验。可以根据订单状况,灵活调整排产计划,降低库存压力。

 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,市场波动、需求减少造成的损失,会立?#22270;?#24433;地反应到主机厂的报表里。此外,直营门店本身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  就连特斯拉,也在重新考虑其直营模式。2019年3月,特斯拉下调了全系车型的售价,将生产3.5万美元的基础版Model 3提上日程以增加销量。不?#20204;?#36824;宣布,将销售渠道逐步转?#39057;?#32447;上——意味着大部分门店将关闭,同时大幅缩减销售人员。

  在中国市场,据国?#24335;?#34701;报报道,特斯拉将从二季度开始取消所有一线销售的提成,仅保留底薪,线下门店也将逐步关闭。上海的两家门店已经开始调整。

  华尔街的分析师认为,特斯拉近期的调整,同样来源于需求增长减缓。2019年以来,传统豪华车厂商陆续推出特斯拉Model S/X的竞争车型,奥迪?#24247;?#21160;SUV e-tron打入?#20998;?#24066;场,捷豹I-Pace在荷兰的销量超过了特斯拉,预计明年上市的奔驰EQS,也被视作不容小觑的竞争者。

  而特斯拉Model 3,2018年底周产能已经达到7000,正在快速消耗着剩余订单。

  转型会是更好的出路吗?

  2019年1月,威马宣布联?#32622;?#22242;打车,?#23395;?#32593;约车市场。此前,威马还曾与海南交控合作,推出分时租赁业务。36氪了解到,小鹏汽车也在内部?#23395;?#20986;行服务。

  关于车企做出行,有一种阴谋论的猜测:对于一些销售不?#32531;?#30340;车企而言,?#23395;?#20986;行是权宜之计,给卖不出车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。成立出行公司,更换了主体,将亏损从表内转到表外。因为创造了2B的需求,消化闲置产能快速见效。

  ?#27604;唬?#36825;?#33268;?#26029;可能并不全面。过去5年,奔驰、宝马、奥迪、丰田、福特等老牌汽车?#25918;?#20808;后宣布?#23395;?#20986;行业务。中国自主?#25918;?#20063;不?#21183;?#21518;,吉利早在2015年便推出了“曹操专车?#20445;?#19978;汽在?#36816;?#20998;时租赁后,2018年底也推出网约车?#25945;ā?#20139;道出行”。

  一个在汽车行业得到广泛认同的观点是:汽车出行行业未来的格局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产业链条中不同角色的价值将重新分配,制造企业可能不再掌握绝对的话语权,取而代之的,是同时拥有车、数据和用户的出行公?#23613;?#32780;车企如果不及时转型,未来很可能沦为出行公司的供应链。在这种转型的焦虑下,一些车企开始探索新的业务方向。

  但转型出行市场并不那么简单,特别是对于中国的新造车企业而言。?#29615;?#38754;,面临政府的?#32454;?#30417;管,网约车许可证难拿,一线城市限?#39057;?#38382;题也?#32531;媒?#20915;。另?#29615;?#38754;,用自己的?#24213;?#20986;行,资产重,成本高,相比?#34074;蔚鈉教?#27169;式,运营?#35759;?#26356;大。

  曾经高调进?#27690;?#36710;市场的美团,在南京、上海?#36816;?#20043;后已经开始对出行业务重新思考;而背?#32771;?#21033;的曹操专车,也并没有抢到?#34074;?#22810;少份额,更没有摆脱亏损。初创车企想要分出行市场的大?#26696;猓?#35848;何容易。行差一步,就会对?#24335;?#38142;造成极大的考验。

  新势力们想要站稳脚跟,最终可能还是要让产品获得市场的认可。随着他们的第一款量产车相?#25506;?#20837;交付阶?#21361;?019年,市场会给出答?#28014;?/p>

  小鹏汽车2019年的销售目标是年底前交付3万台。威马计划2019年推出3款车型,创始人沈晖大胆提出挑战10万台。蔚来创始人李斌也曾表示,希望蔚来第二款车ES6可以成为一款走量的车。

  蔚来ES6计划今年6月开始交付。这款车很多零部件和ES8共用,相当于小?#32531;?#30340;蔚来ES8。预期中,比蔚来ES8续航更长、售价低10万元ES6,将会更大程度上刺激新的市场需求。而在此之前,蔚来可能还是要对着紧紧张张的订单,挺过2个季度。

  不?#20204;埃?#34074;来已经停止了在上海自建工厂的规划。原定于上海工厂生产第三款车ET7,调整为与江淮合作在合?#20351;?#21378;生产。这将会节省很大一部分成本。

蔚来创始人、董事长、CEO李斌蔚来创始人、董事长、CEO李斌

  截止到2018年底,蔚来账上还有83亿现金及等价物、限制性货币及短期投资。2月,又发行了6.5亿美金的可转化债券。虽然建厂等大额支出暂时被?#36710;簦?#20294;按照四季度的标准,蔚来一个季度的运营花销?#32479;?#36807;30亿,2019年还面临18亿元债务到期,现金流并不宽裕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的新能源补贴政策还迟迟没有出台。补贴退坡之后,新能源车企们?#22815;?#36827;一步面临更加严峻的需求冰x?#22330;?#34074;来第一季度过得很艰难,第二季度可能?#22815;?#26356;难。

  李斌也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。“在短期,特别是在第二季度,我们相信会有一些压力。”

  行业的普遍状况,他相信会比蔚来的状况更加糟糕。“在所有的电动汽车里面,我们相信我们的压力相对来说是小一些的。”

蔚来特斯拉江淮
新浪科技公众号
新浪科技公众号

“掌”握科技鲜闻 (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)

创?#24405;?/h3>

科学探索

科学大家

众测

专题

官方微博

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

公众号

新浪科技

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

苹果汇

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

新浪众测

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

新浪探索

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,精彩的震撼图片

新浪首页 新浪众测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
福建36选7开奖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