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设为书签 Ctrl+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。点击下载 | 新浪科技 | 新浪首页 | 新?#35828;?#33322;

    娱乐IP经济学的基本问题:这次从《最终幻想》说起

    2019-03-11 08:35:55    创事记 微博 作者: 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   

      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      文/裴培

      来源: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  (ID:TMTphantom)

      【最近,很多朋友问我对IP开发的看法:应该如何创造可持续的世界观,如何保证?#23435;?#21644;剧情的吸引力,如何让优秀作品的续作也流行?提到IP开发,每次我最先想到的,永远是《最终幻想》系列,?#20057;?#32463;为它写过一篇详尽的研究报告。无论从正面还是从反面,它都能给我们提供无尽的教育意义。这篇文章写成其实已经有一?#38382;?#38388;了,今天再次与大家分享。希望在创作优秀文化娱乐内容的道路?#24076;?#25105;们能够少一些急功近利、少一些精心算计,多一些大气磅礴?#32479;?#36828;眼光。】

      众所周知,《勇者斗恶龙》《最终幻想》并列为日本三大RPG之二;另外一席没有定论,有人说是《精灵宝可梦》,也有人说是《英雄传说》(即《轨迹》系列)、《传说》或《真·女神转生》(包括子系列《女神异闻录》)。对于日本本土玩家来说,《勇者斗恶龙》具备独特的魅力,甚至被禁止在工作日发售,以防玩家废寝忘食而荒废本职工作?#27426;?#20110;国际玩家来说,《最终幻想》的知名?#28909;叢对?#26356;高。中国玩家肯定能体会到这一点:没听过Eyes on Me、?#24187;?#24651;过尤娜跳舞、没看过一两部《最终幻想》电影的人是极少数。

      对于我来说,《最终幻想》系列在2002年就结束了:当年坂口博信离开了史克威尔,继任制作人北濑佳范完成了《最终幻想10-2》,这是一部具备诸多创新元素但是严重犯规的作品。此后,每一代《最终幻想》的制作人和主策划都在犯规的道路?#26174;?#36208;越远,直到名为3A大作、其实毫无灵魂的《最终幻想15》将这个系列送上绝路。

    (《最终幻想15》,一部在技术上达到世界先进水平,但是毫无灵魂的RPG。)(《最终幻想15》,一部在技术上达到世界先进水平,但是毫无灵魂的RPG。)

      从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游戏系列,堕落到被硬核玩家谩骂并抛弃,《最终幻想》系列犯了什?#21019;?#35823;?有一部分是技术原因?#33322;?#20837;3D时代之后,日系厂商的图形技术水平已经?#23545;?#33853;后于欧美同行,财力又跟不?#24076;?#36825;样不但在视觉效果?#19979;?#21518;,也不利于玩法的创新。还有人认为,RPG本身已经濒临消亡,21世?#32479;?#32418;极一时的日系RPG迟早都会没落;可是只要看看《黑暗之魂》《女神异闻录》《精灵宝可梦》系列的优秀市场表现,就知道这种说法何其荒诞不经。

      好了,现在我说说自己的观点:《最终幻想》系列的崩溃是从剧情开始的。还记?#35881;?#26368;终幻想12》吗?世界观很出色,玩法彻底抛弃了回合制,爽快的团队战斗让人耳目一新,图形也是当时的较高水平——可惜被虎头蛇尾的剧情给毁了。《最终幻想13》一共出了三部作品,?#23588;?#36824;是没讲好一个故事,女主角的人气也是历代最低。《最终幻想15》犯了与12类似的错误:故事讲到一半突?#27426;?#32447;,大量剧情只能以DLC或留白的?#38382;?#23637;现,这种处理比?#26790;不?#31967;糕。(以上没有提到11和14,因为它们是MMORPG,剧情没那么重要。)

      日式RPG以剧情为核心,谁能想象日式RPG的头牌?#23588;?#19981;会讲故事了?有人会争辩:剧情?#19981;?#21463;到技术和财力的影响,例如《最终幻想15》剧情半?#20998;?#26029;就是因为制作成本过高。这简直是鬼扯淡——编剧的任务就是在一定的预算?#38469;?#19979;写出尽可能好的故事,制作人也应当将资源尽可能用到?#24230;?#19978;。如果实在缺钱,可以减少铺垫、减少过场动画、减少次要任务,集中全力强化主线。说白了,史克威尔要么不够重视剧情,要么请了错误的编剧和策划。

    (与《女神异闻录5?#24223;?#27604;,《最终幻想15》的历史积累更深、预算更大,口碑?#23545;?#26356;低)(与《女神异闻录5?#24223;?#27604;,《最终幻想15》的历史积累更深、预算更大,口碑?#23545;?#26356;低)

      归根结底,一个系列的传统一旦被打破,就失去了精气神,很难复兴。《最终幻想》系列在剧情上的传统,我可以归结为三条:

      第一,世界观完整、独立、自洽,与现实世界或其他虚拟世界没有关系。每一代《最终幻想》正统作?#21152;?#26377;独一无二的世界:可以是“剑与魔法?#20445;?#21487;以是“蒸汽朋克?#20445;?#20063;可以是两者的结合。这些世界非常逼真,有可信的历史背景和复杂的风土人情,与《魔戒》和《冰与火之歌?#38450;?#30340;大型奇幻世界相比也毫不逊色。

      第二,采用“大情节剧”的叙事路线:所有问题都在故事框架内得到完满、彻底的解决。例如,魔王一定会在结尾被打败,世界的平衡状态一定会恢复,主要?#23435;?#30340;去向一定会有交代。每一条伏线都被揭开,每一个悬念都?#26223;?#33853;定;即便有未知数,多半也与主线无关。在故事结尾,一切都进入了永恒的静止,不再留出续作的开发空间。

      第三,?#23435;?#26497;端复杂且倾向于多线叙事。《最终幻想6》的群戏、7的反复闪回、8的进入回忆世界、9的多主线、10的两代人故事交错……《最终幻想》系列从来不止聚焦于?#20449;?#20027;角,不?#22266;?#35770;一种感情,不止采取一个阵营的视角。支线任务经常与某个?#23435;?#30340;内心世界有关,玩家感觉自己在介入一大群有血有肉的?#23435;?#30340;自然生活,而非简单地操控他们。

    (《最终幻想6》有12个主角,每个?#21152;?#29420;立完整的故事,在结局?#21152;?#24443;底的交代。)(《最终幻想6》有12个主角,每个?#21152;?#29420;立完整的故事,在结局?#21152;?#24443;底的交代。)

      以?#20808;?#26465;传统,共同导致一个奇妙的现象:《最终幻想》每?#31354;?#32479;作品都是另起炉灶开发,?#23435;鎩?#21095;情、世界观均不互通。7的克劳德不认识8的斯考尔,9的公主小刀也不认识10的召唤士尤娜?#24187;?#37096;作品的魔法和科技水平设定都不同,社会阶层和文化千差万别。那些精明的“IP投资者”肯定会扼腕叹息:为什么不给优秀的故事开发续作?例如,为什么不能?#27493;?#31070;罗灭亡之后克劳德的去向,斯考尔与莉诺雅确定关系之后的恋爱生活,或者小刀公主有没有成为一位受人爱戴的女王?……

      答案很简单:这样会损害《最终幻想》系列的灵魂,或者?#23567;?#20316;者风格?#34180;?#27491;因为每个世界观和?#23435;?#21482;用一次、绝无续作,制作人、主策划和编剧才能致力于挖掘其闪光点,不会畏手畏脚,不会?#27426;?#26399;利益牵着鼻子走。一壶茶泡一次或泡两次,能是一个味道吗?在没有续作的情况下,编剧可以随意在半路杀死女主角(爱丽丝,7)、给高人气配角?#25165;?#24754;惨的命运(比比,9)、让男主角在最后消失掉(泰达,10)、让玩?#20063;?#27979;女主角和大反派会不会是同一人(莉诺雅,8)。当大幕落下的时候,玩?#19968;?#21741;泣、悲愤、惊?#21462;?#27427;喜若狂,因为他们确认“一切都过去了,毫无挽回余地?#20445;?/strong>?#35789;?#32473;制作人寄刀片也于事无补。

      事实?#24076;?#20248;秀作品往往不可能有续作。《三国演义》?#27573;?#28216;记?#20998;?#26377;寥寥无几的续作;《红楼梦》倒是有不少续作,可惜全是垃圾;《水浒传》的续作跟原书没什?#35789;?#36136;关系。将目光放得远大一点,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有续作吗?《哈?#38450;?#29305;》??#30701;?#21513;诃德》?《浮士德》?《悲惨世界》?《阿Q正传》??#31471;?#19990;同?#35881;罰俊?#22312;幻想文学界,情况差不了太多:《魔戒》没有官方续作(《霍比特人》是前传,《精灵宝钻》是故事集),《哈利·波特》全部结束之后有一个口碑平平的舞台剧续作,《冰与火之歌》大概不会留下什么续作的空间(因为人都死了)。

    (给《罗密欧与朱丽叶?#25918;?#32493;集,99%是坏主意,也有1%出奇制胜的可能性。)(给《罗密欧与朱丽叶?#25918;?#32493;集,99%是坏主意,也有1%出奇制胜的可能性。)

      有必要解释一下:我定义的“续作”是?#28014;?#19968;个故事彻底讲完之后,在原有世界观和?#23435;?#26694;架上的新故事?#20445;?#22914;果故事没有讲完,那就没有续作。例如,《哈利·波特》从第一部到第七部都在讲同一个故事,《红楼梦》从第一回到第一百二十回也没有讲不同的故事。要产生真正意义的“续作?#20445;?#25105;们需要先把大幕拉?#24076;?/strong>让演员下去休息片刻、更换布景,在全新的状态下再次拉开大幕。

      因此,续作开发者必将陷入左右为难的困?#24120;?#21407;著的故事讲?#36855;膠谩⑷宋?#24418;象越深刻、戏剧冲突爆发?#36855;?#24443;底,就越是不会给续作留下空间。而且,同样的?#23435;?#20351;用两次,会严重?#39749;?#20182;/她的感染力。请记住,观众/玩家对?#23435;?#30340;印象是逐渐形成的:一系列剧情事件造成了感情波动,剥开?#23435;?#30340;外?#29301;?#35753;灵魂全部或部分袒露出来。观众/玩家?#19981;?#30340;不是一个静态的?#23435;錚?#32780;是发现?#23435;?#20869;心的旅程。在原著中,我们彻底认识了一个可爱的?#23435;錚?#22312;续作中又该怎么办呢?再认识一遍吗?还是让他的性格?#26412;?#21464;化?

      就算金庸这样的小说大师,?#21442;?#27861;克服这种难题:《射雕英雄传?#38450;?#20154;见人爱的?#20301;?#33993;,在《神雕侠侣?#38450;?#21464;得面目可憎;义薄云天的大侠郭靖,性格丰满程度也大幅度降低。读者会说:黄蓉婚后性情大变,已经不是当年的她了。到底变了没有?我不知道。如果变了,说明金庸在努力尝试给旧?#23435;?#36171;予新光彩,只是不太成功;如果没变,说明读者其实是厌倦了这个?#23435;鎩?#22312;《倚天屠龙记?#38450;錚?#37329;庸?#32479;?#24213;避免了类似问题:除了张三丰,所有在前作中出现的?#23435;?#37117;死光了,把舞台彻底留给新来者。

    (在《射雕英雄传?#38450;?#28436;黄蓉,体验肯定好于在《神雕侠侣?#38450;?#28436;黄蓉。)(在《射雕英雄传?#38450;?#28436;黄蓉,体验肯定好于在《神雕侠侣?#38450;?#28436;黄蓉。)

      2001年,当史克威尔决定为《最终幻想10》开发续作时,面临的问题更加严峻:首先,原著是悲剧,男主角泰达最后消失了,玩家希望在续作中看到大团圆;其次,女主角尤娜很受欢迎,但是太完美了,这种“女神”很难作为视角?#23435;?#20986;现;最后,原著的配角大部分被发掘得很充分,难以在续作中?#20174;谩?/p>

      ?#28304;耍?#21490;克威尔的解决方案是:发掘尤娜的另外?#24187;媯?#35753;她变成能文能武、古灵精怪的运动型少女,彻底打破原著的女神范儿;增加一个全新的配角,再带上一个原著发掘不太充分的配角;至于泰达,就让他在结尾复活好了,如此即可不用赋予他任何新性格、新剧情。效果如何?毁誉参半。许多原著玩家抱怨“尤娜完全变了一个人”——两年前还是穿着?#22836;?#25343;着法?#33509;?#32745;起舞的大家闺秀,两年后怎么变成了穿着超短裤、留着长辫子、手持双枪的女飞贼?#20811;?#20204;有所不知:如果让尤娜维持原著的性格,续作的剧情根本演不下去,谁想盯着一模一样的?#23435;?#30475;两遍,毫无变化的性格又如何推动新故事?

    (尤娜女神在《最终幻想10-2》当中几乎变了一个人,可是谁能有更好的解决方案?)(尤娜女神在《最终幻想10-2》当中几乎变了一个人,可是谁能有更好的解决方案?)

      想象一下,如果《最终幻想8》也要开发续作又会怎样?#20811;?#32771;尔显然不再是那个冷若冰霜的杀马特男孩,多半会变成正常性格;莉诺雅还是那个有魔力的邻家女孩。两人的感情在第一部经历了巨大?#20339;椋?#26031;考尔背着莉诺雅在沙漠中跋涉了很久,还飞到太空中?#20154;?#32493;作还能怎么样呢?原著结尾的地方,?#23435;?#24615;格和状态恰到?#20040;Γ?#27491;好展开温馨而平凡的日常生活。哪个编剧能把斯考尔和莉诺雅再次扔进纷?#22791;?#26434;的戏剧冲突,又不产生违和感?还有一种选择,?#27425;?#32469;原著的世界观和“魔女-召唤兽设定?#20445;?#22609;造新?#23435;鎩?#24320;发新故事。不过,这好像就不是《最终幻想8》的续作了。

      在所谓“IP经济学?#22791;?#24565;提出之?#22467;?#20027;创团队本来不需要考虑太多“续作”的问题:1980-2000年代有许多优秀的游戏系列,结束了就结束了,没有必要再来一次。任天?#35881;?#19990;嘉、南梦宫、史克威尔都积累了大量“死IP?#34180;?#21363;便是《最终幻想》《勇者斗恶龙》这样的常青树IP,中途也经过多次剧变:《最终幻想》每一部作品都会彻底更换设定,《勇者斗恶龙》的剧情也不是前后连贯的。在这个时期,开发者主要从“世界观?#34180;?#29609;法”和?#26263;?#24615;”角?#28909;?#20915;定要不要持续开发一个IP?#21512;瘛?#31934;灵宝可梦》这样玩法极具特色,或者像《最终幻想》一样带着浓厚特殊调性的作品,才可以永远走红下去。

      在影视行业也是如此:《星球大战》原三部曲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,然后很多年?#27982;?#26377;开发续作;《教?#28014;非?#20004;部作品大致讲完了原著小说的故事,然后也多年没有开发续作;就算《终结者》系列,在一套组?#20808;?#25171;完之后,也基本沉寂了;?#26007;?#29378;的麦克斯?#38750;?#19977;部曲拍完之后几乎可以视为结束,等?#21462;?#36825;个时期的影视作品很少连续不断地推出续作,不过也有明显的例外:《007》每隔几年就有一部,超级英雄系列往往也有很长的生命周期,为什么?

      其实不仅是007,福尔摩斯系列早在19世纪末就证明“一个?#23435;?#21487;以反复出现,一个IP可以不停地推出续作?#20445;?#30452;到21世纪,还有人在利用福尔摩斯、华生两个旧?#23435;?#20889;新故事。《神?#36739;?#27931;克》不是对原有福尔摩斯故事的简单改编,而是大幅度改动之后创作的新故事;在此之前还有无数的福尔摩斯电影、剧集、游戏,

    (《神?#36739;?#27931;克》不仅改编原福尔摩斯故事,还在创造新的福尔摩斯故事。)(《神?#36739;?#27931;克》不仅改编原福尔摩斯故事,还在创造新的福尔摩斯故事。)

      此处涉及到一个文艺创作的核心问题:?#23435;?#30340;性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它可以变化吗?它有多少个层次?我们可不可以通过反复的变化、重组、变焦,让一个?#23435;?#19978;演各种各样的故事?

      在传统?#24076;?#24433;视编剧往往认为:?#23435;?#24615;格是可以变化的,影视作品就是要表现这?#30452;?#21270;的过程。例如,《教?#28014;分?#30340;麦克·柯里昂在经历父?#23376;?#21050;、妻子惨?#20048;?#21518;,变成了铁石心肠的黑手党老大;《星球大战?#20998;?#30340;天行者卢克在遇到奥比旺和?#21364;?#22823;师、揭开身?#20048;?#35868;之后,变成了新一代绝地武士。?#27426;?#22312;现实中,我们知道:成年人的性格很难发生本?#26102;?#21270;,更不要说价值观、意识形态这些核心因素了。随着经典叙事套?#20998;?#28176;被穷尽,要让观众相信“某个戏剧冲突导致?#23435;?#24615;格剧烈变化”越来越难了。

      ?#27426;?#25105;们还可以换一个角度看:即便是相同DNA的生物,?#19981;?#22240;为环境的不同,呈现各种“表观遗传形态?#20445;?#21516;理,即便一个人的性格没有变化,?#19981;?#22240;为经历的不同,呈现出不同的“表观性格?#34180;?#20363;如,?#24651;?#21202;在二战开始时和结束时,呈现着两种大相径庭的表观性格,与其说红衣小女孩的死让他产生了“变化?#20445;?#19981;如说唤醒了他的良知。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就像矿产资源,一直深埋在人心深处,取决于主创人员如何发掘、?#38382;?#21457;掘。

    (《?#24651;?#21202;的名单?#38450;?#30340;红衣小女孩只能唤?#30740;恋?#21202;,不能唤醒戈特那样的恶魔。)(《?#24651;?#21202;的名单?#38450;?#30340;红衣小女孩只能唤?#30740;恋?#21202;,不能唤醒戈特那样的恶魔。)

      《福尔摩斯》和《007》这样的IP能够成为常青树,得益于两个因素:首先,它的?#23435;?#26159;高度符号化的——福尔摩斯是一个性格怪?#34180;?#27602;瘾缠身的天才侦?#21073;?07是一个风流倜傥、杀人如麻的天才特工。福尔摩斯系列自诞生以来,一直被评论界诟病“文学性不足?#20445;?#39318;要问题在于它对?#23435;?#24615;格的挖掘不够。不过,这对于改编者是重大利好:作者柯南·道尔留下了坚实的框架,内容则任凭一代代的后来者填充。如果福尔摩斯这个?#23435;?#36807;于有血有肉,卷福是不可能赋予他新内涵的。

      当一个“框架式?#27604;宋?#36880;渐变得充实时,他的可持续性恰恰会被破坏。丹尼尔·克雷格主演的007就是绝佳的证明:原?#20154;?#26377;的007都是符号,没有背景、没有成长经历、没有感情积淀;现在的007不但有前女友、有家庭、有多重羁绊,这些羁绊还在幻想之中折磨他。在教?#32654;錚?#21487;以看到007父母的墓地;在反派?#23435;?#35774;定的决战场,007生命中重要的?#23435;?#30011;像依次出现。严格的说,克雷格主演的4部007是一个有机的整体,描述了一个新晋特工逐渐失去一?#23567;⒂终一?#19968;切的过程。严格地说,007应该随着克雷格的?#24230;?#32780;消亡。

    (我们熟知的那个007,其实已经在?#38431;?#28789;?#22330;?#36208;到尽头。)(我们熟知的那个007,其实已经在?#38431;?#28789;?#22330;?#36208;到尽头。)

      ?#27426;?#39640;度成熟的?#32654;?#22366;影视工业,用一种独特的方法避免了IP?#23435;?#29983;命的消?#27169;?#37325;启。在《黑暗骑士》三部曲讲完蝙蝠侠的故事之后,这个系列重启了;《蜘蛛侠?#20998;?#21551;了两次?#22351;?#23612;尔·克雷格重启了一次007,今后必然再重启一次;或许有一天,《星球大战》《指环王》《哈利·波特》?#19981;?#37325;启。所谓重启,就是把原有的故事彻底?#21697;?#20174;头再讲一遍。通过这个过程,?#23435;?#24615;格恢复“初始”状态,可以再经历一次成长轨迹,就像已经开过的鲜花再开一遍。

      “重启”的玩法在美漫相当常见,近年来在影视、游戏作?#20998;?#30340;应用日益广泛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重启”不代表一?#22411;频怪?#26469;,核心设定会永远保留,观众也不会?#24066;?#20260;筋动骨的改变?#20505;?#34656;侠一直是?#19978;?#22312;哥谭夜空中的孤胆英雄,小丑一直是他的邪恶死敌,罗宾一直是他的左膀右臂。换句话说,“框架”一般不会改变,改变的是填充的“血肉?#20445;?#20363;如蝙蝠侠应该老一点还是年轻一点?#20811;?#24212;该是乐天派还是悲观派?小丑是穷凶极恶型,还是高智商犯罪型?应该赋予小丑女多少戏份?等?#21462;?/p>

      所谓重启,并不意味着“一劳永逸”地延长IP寿命:每次重启都要?#22982;?#20027;创团队的大量才华和精力。如果故事跟原作相差太大,观众会不满意;如果相差太小,为什么观众还需要看第二遍?以DC漫画为例,2011年通过“大闪点”重启了整个DC宇宙,2016年又通过“重生”再次重启。在短短五年内两次重启,是为了恢复“大闪点”之前的?#38382;膠头?#26684;,又尽量保留“大闪点”之后的?#23435;?#21644;剧情设定。无论这种事情在经济上合不合算,在创作上肯定是噩梦。

    (DC漫画2012年重启了小丑的故事,小丑一直保持着很高的人气。)(DC漫画2012年重启了小丑的故事,小丑一直保持着很高的人气。)

      让我们回到《最终幻想》——其实,从一开?#36857;?#36825;个系列就具备了IP的最高?#38382;剑?#21363;?#26263;?#24615;”或“作者风格?#34180;?#23427;不用依靠任何?#23435;?#25110;剧情贯穿,而是依靠一系列潜移默化、无处不在、看似零碎实则重要的设定和细节贯穿。假如给?#20057;?#37096;日系RPG,除了上面描述的三个主要剧情原则,?#19968;?#21487;以从其他几条特色判断它是否属于《最终幻想》系列:

      1.最终Boss一定是?#25345;?#24040;大的邪恶,这?#20013;?#24694;超出了“种族?#34180;?#38454;级?#34180;?#22269;家”的界限,它必然是全体文明的公敌,要挑战整个世界的合法性。要击败这个巨大的邪恶,主人公首先要反?#36857;?#36825;个世界是否值得拯救?在虚无面?#22467;?#25105;们能否提出有力的反驳,让它败的心服口服?

      2.战斗系统复杂精妙,绝非简单地堆砌数据,存在各种“捷径”和“特定搭配?#34180;?#20854;他RPG的升级可能是一条直线,《最终幻想》的升?#24230;?#21290;夷所?#36857;?#29978;至可以完全不升级来玩通游戏。当你在级别、装?#28014;?#39764;法、技能等要素之间冥思苦想,努力寻求最佳搭配时,你就知道自己在玩《最终幻想》。

      3.每部作品拥有类似的魔法和道具名称,?#21152;?#37329;色陆行鸟,在后期?#21152;?#39134;空艇。许多场合使用了类似的音乐,配角的名字也常常相同:负责开飞空艇的人永远叫希德。召唤兽经常出现,而且都叫相同的名字,有相同的属性。

      4.除了主线剧情,还存在某些?#35759;?#26497;高、极端恐怖的支线任务,那是真正?#20339;?#29609;家的地方。例如,“最终兵器”(Omega)折磨过一代代《最终幻想》玩家,后期作?#20998;?#30340;“竞技场”经常能刷出威力强大的敌人。别的RPG在?#22336;?#26368;终Boss之后就结束了,《最终幻想》的最终Boss在游戏内部可能根本排不上号。

    (《最终幻想5》的最终兵器Omega非常强大,但是可以以最低等级击破,服不服?)(《最终幻想5》的最终兵器Omega非常强大,但是可以以最低等级击破,服不服?)

      通过上述?#26263;?#24615;”或“作者风格”串联起来的IP世界,?#23545;?#27604;通过?#23435;鎩?#21095;情?#21364;?#32852;起来的更牢靠。事实?#24076;?#36817;年来上升势头最猛的《女神异闻录》系列也是如此:每部的?#23435;?#21644;剧情都不互通,甚至连资料片都?#24651;?#21457;行?#24187;?#19968;部都以相同的“叙事模式”和荣格心理学元素串联起来,夹杂以“中二病”的美术风格与人设,让玩?#39029;?#28385;归属?#23567;?#22312;玩通《女神异闻录5?#20998;?#21518;,玩家肯定会?#19981;?#30007;主角和黑猫摩尔加纳,但是下一部的主角肯定轮不到他们。

      话说回来,在《最终幻想》?#24230;?#23572;达传说》《女神异闻录》等不朽的IP创始之时,急功近利的投资者还没有发明“IP经济学”一词,甚至没有当代意义上的IP概念。当时的主创人员没有背?#33322;?#22825;这么重的变现压力,甚至一部作品还没成型,就要考虑交叉变现问题。投资者一般不会是创作者,甚至不是合格的观众,他们不一定认同“只有优秀的作品能拥有最大的生命周期价值”这个观点。所以,他们往往会催促主创人员推出续作、重启系列、反复交叉变现。在以上过程中,IP的生命被迅速消耗殆尽。

      归根结底,IP并不是拿来?#36947;?#30340;——它是一个很好的起点,供我们做出伟大的作品,让观众轻易辨认自己?#19981;?#30340;内容,让主创人员能够留下生生不息的火种。创造了一个优质IP,并不意味着进了保险箱;恰恰相反,它意味着一段艰苦卓绝旅程的开始。当一个人长出了翅膀,他肯定想?#32943;?#20110;九天之外、去看前人没有看过的地方,而不仅仅是在上学或下班的时候?#36947;了醵叹?#31163;;当一种生物掌握了火的力量,它肯定想建立高度发达的文明、开始对四海的征服,而不仅仅是为今晚做出一顿美餐。我知道,现实非常残酷,创作优秀的作品(无论是电影、剧集、游戏还是动漫)非常困难,但这不是不去做的理由。世界属于?#36299;?#32773;,他们的尸骨遍布在珠穆?#20107;?#23792;脚下,但是他们当中的幸存者登顶了。

    (If you come here, you will find me. I promise. At the top of the world.)(If you come here, you will find me. I promise. At the top of the world.)

      (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负责人 裴培 [email protected]

    分享到:
    保存   |   打印   |   关闭
    福建36选7开奖玩法